北京,葫芦丝和空竹

 

她叫秦凤玲,每天下午来到垡头桥的个园吹一个小时的葫芦丝,然后去锻炼身体。

 

在北京有很多乐器培训班,其中也有教葫芦丝的,但是秦凤玲说她没有报名参加这种培训班,而是买了一本教葫芦丝的书,自学的。

 

秦女士的演奏(背景音是抖空竹的声音和我相机的快门声):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许多退休的北京人会在公园里玩抖空竹。这是一个十分生动的场景,空竹声也传的很远。

 

采访秦女士之后,我们又遇见了一个男人,他抖两种空竹,都是只有一个碗的(通常来说,空竹有两个碗,以保持平衡),但一种搭配短木杆,另一种搭配长木杆。他说长木杆的玩起来比较累,因为要用手掐着长杆,手很快就酸了,没劲了。

 

每天早上,个园的小树林里都会有很多老人抖着空竹锻炼身体。

 

他邀请我们加入他,一起抖空竹玩,并指点了我们抖空竹的技巧:两根杆子之间的绳子拉直,顺时针绕空竹三圈,然后用杆子把空竹提起来,通过杆子拉动绳子来保持空竹的平衡,然后把绳子逆时针从空竹上退掉一圈,保持让空竹上只有一圈绳子。左右手一直交替拉动杆子,如果空竹发出鸣响,就算拉得可以了。

 

 

 

北京,俞丽仙女士

 

俞丽仙女士,86岁,生于杭州,长于上海,在苏州念书,于1956年搬来北京。退休之前,俞女士在医院工作。用她自己的话说,她“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

每当有人有头疼、胳膊疼或者后背神经不舒服的症状,俞女士就会帮他们按摩。她从来不等这些人找上门来,而总是主动去找他们。“她心眼特别好!”正让俞女士给按摩着的王迎霞说道。

 

俞女士16岁时进入护士学校。经过三年的学习和两年的门诊实习,她成了一名护士。她说,在解放前她就开始工作了。不过时间不长;“那会儿我年轻时,老头子不让我上班,所以我没有退休费,真的。现在老头儿没有了,是孩子们在供我。”

 

 

她一边娓娓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边还顾着她正给按摩的王迎霞,“手指头伸直,酸不酸?不疼,只是酸?你别再着凉了啊。”

 

王迎霞女士来自河北省。她从前是售货员。目前她没有工作,因为要在家照看她六个月大的小孩。她说等孩子长大些她就再去工作。她的手指头很酸,大概是在家做家务时手总是泡在凉水里导致的。

北京 卫先生

 

卫铁良55岁,退休两年了。现在其居住的小区楼下,经营一家小杂货店,卖些零食和日用品。杂货店每天早上6:00开门,晚上11:00才关门。生意不是很忙。通常卫铁良坐在店门口的小凳子上,看看店,和朋友聊聊天。冬天天冷的时候,就呆在店里面,开着空调暖和暖和。

 

卫铁良在杂货店外的墙上设了两个信箱,一栋楼一个信箱。这样邮递员就不用每家每户上门送信,居民们取信也方便。除此之外,他还自愿在看店的同时,照顾杂货店两边的自行车棚。

 

他喜欢看球,支持荷兰队。谈起古利特、范巴斯滕等球员显得很兴奋。他最喜欢的食物是鸡鸭鱼肉,平时很少吃外国菜,不过他觉得法国牛排还不错。

 

卫铁良觉得,北京发展很快,生活比30年前好多了。虽然还是有很多人生活困难,交通问题也还很大,但是政府都在努力解决问题,改善生活条件。

 

 

 

北京,赵小丽和任青

 

赵小丽和任青都住在北京垡头社区。任青已经退休了,现在和大约100多同事在社区里做清洁工作。退休前,他曾干过很多工作,大多数时间都是做的司机。任青是蒙古族人,家乡是内蒙古的集宁格勒。由于妻子是北京人,20年前他搬到北京,现在全家人都住在北京。任青每天都十分想念家乡,想念亲戚,想念家乡的一切。不过,由于年纪大了,不像以前经常回去了。只有在有十分重大事情的时候,才回去。

赵小丽以前是干会计工作的,现在也退休了。几年前她搬到这个社区来。这里的房价不是那么高,而且她喜欢这里彩色的建筑,绿油油的树和植物。有空的时候,她常去朝阳图书馆学英语。她的英语名字是Iris。赵小丽还没有孙子孙女,她的女儿工作太忙,没时间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