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

 

许多中国人们单独居住在外,有的离家庭很远。外地民工的数量估计在200万,而其中许多打工者将其家庭抛留在家乡。只有在每年的春节期间去探望他们,陪家庭3到4周左右。

 

这张照片使用了蒙太奇手法,将太原火车站的不同人放在一起。也许在此张照片中的人和上面的故事没有多大关系。但是我会情不自禁的注意那些在火车站的人们互相道别依依不舍的情景。我用蒙太奇手法将此照片呈现出流离以及想念爱着的人们的情感。

 

 

 

 

北京,徐先生和他的朋友

(2011年2月22号)徐先生和他的朋友们来自河北的一个小村庄。他们昨天到北京,按照和一位老板的约定来工作。电话里谈好的工资是每天120人民币,但是昨天他们发现实际报酬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最主要的是不管饭),并且老板给他们改变了工作任务,然而他们却未曾同意。所以今天他们踏上了返乡旅途。在我看来,他们并没有做好来北京工作的准备,但是他们的确曾经在北京工作过,所以也许我想的不对。

 

200人民币的火车票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我忘记了询问,但是我晚一些意识到了他们甚至很可能没有一张床来度过(冬天的)夜晚。图片中间的男人正在用大家公用的一个电剃须刀刮胡子。

 

徐先生的爱人和孩子都在广州,徐太太一个月的工资是1300人民币。他们每年在春节回家的时候见面一次。

徐先生将先在家乡找一份工作,然后再一次的尝试来北京工作。在广州工作是无奈之举,因为那里得到的报酬要比在北京少。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