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葫芦丝和空竹

 

她叫秦凤玲,每天下午来到垡头桥的个园吹一个小时的葫芦丝,然后去锻炼身体。

 

在北京有很多乐器培训班,其中也有教葫芦丝的,但是秦凤玲说她没有报名参加这种培训班,而是买了一本教葫芦丝的书,自学的。

 

秦女士的演奏(背景音是抖空竹的声音和我相机的快门声):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许多退休的北京人会在公园里玩抖空竹。这是一个十分生动的场景,空竹声也传的很远。

 

采访秦女士之后,我们又遇见了一个男人,他抖两种空竹,都是只有一个碗的(通常来说,空竹有两个碗,以保持平衡),但一种搭配短木杆,另一种搭配长木杆。他说长木杆的玩起来比较累,因为要用手掐着长杆,手很快就酸了,没劲了。

 

每天早上,个园的小树林里都会有很多老人抖着空竹锻炼身体。

 

他邀请我们加入他,一起抖空竹玩,并指点了我们抖空竹的技巧:两根杆子之间的绳子拉直,顺时针绕空竹三圈,然后用杆子把空竹提起来,通过杆子拉动绳子来保持空竹的平衡,然后把绳子逆时针从空竹上退掉一圈,保持让空竹上只有一圈绳子。左右手一直交替拉动杆子,如果空竹发出鸣响,就算拉得可以了。

 

 

 

北京,垡头公园

 

洪先生是北京垡头地区一座公园的负责人。

他在这座公园工作了近两年,并且在过去的10年间都在不同的公园里工作。

 

您从事这项工作,有什么特殊的教育背景吗?

“当然了。各种机器行业都是需要技术的。我学过机修。”

 

您可以讲讲这座公园的安全须知吗?

“我们这儿进来的每一个儿童都必须有一个成年人或者监护人陪同。再说,我们这里没有太大的危险的机器,就是一般的、12岁以下儿童能玩的游戏,挺安全的,不会出什么危险。”

 

所以说这座公园主要是为了满足儿童的幻想而不是为了给人寻求刺激的?

“对。大型的危险的设施我们这里没有。”

 

 

当公园里有很多小孩子的时候,您一天的工作是什么样的?

“在星期六、星期日还有过节的时候比较忙。忙的时候我的工作就是维持整个的局面。我会四处走动,看看哪儿有什么问题。这个工作牵扯到工人啊、设施安全啊这些。”

 

小孩儿们最喜欢玩儿的是哪个?

“小孩儿最喜欢玩儿的是转马,夏天喜欢玩水。”

 

您小的时候也特别喜欢去游乐场玩儿吗?

“我小时候没这么好的条件,就在家凑合玩儿了。”

 

您喜欢整天在这里跟这些设施发出的音乐做伴吗?还是会觉得这种音乐烦?

“没有烦的感觉。我还挺喜欢的,因为我喜欢这个行业。”

 

您的工作中最令您有满足感的是什么?

 

“我觉得这儿的空气挺好的。”

 

是因为这些树吗?

“在这里你很有的看。树虽然不多但是对健康有一定好处。干每一个行业都会对身体有坏处,你就想去吧。我原来干建材,对身体都是不好的。”

 

您手下管着多少人呢?

“大约3到6个人。”

 

所以是一个小型的、比较舒服的工作环境了?

“对。工作也不累。”

 

您和您的同事是朋友吗?

“我们还是上下级的关系。”

 

您每周的工作时间是什么时候?

“大约是上午八点到晚上六点。我们每天都上班,没有休息日。”

 

冬天休息吗?

“冬天也不休息。越是节假日这里越忙。”

 

 

 

 

 

 

您的工作中最令您有满足感的是什么?

北京的春天

 

北京的冬天又长又冷,春天在这里是最短的季节,通常只有4到6周。但是一旦4月下旬的春季的到来,每个人都能在游园或者爬山中找到乐趣。

尤其是北京西部的玉渊潭公园(玉湖公园)非常受欢迎,一到这个季节便人山人海,因为公园里樱花盛开。

这一周,夏天到来了。20度以下的温和气温只能等到9月中旬时的秋季的开始。

 

 

 

 

 

 

 

北京,墙上的字迹

 

这张照片拍摄于北京团结湖公园内。墙上可辨认的文字如下:

 

刘国栋

刘海涛

爱你我的女人

韩雯

对不起

关于爱情,我他妈明明努力过。——小呆

韩雯我爱你一辈子。

詹天浩团三初三6

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本人找爷们儿。

青春就是勃起的生殖物。

阿快

找骚妞。

找女朋友。

我爱傻妞。

狗蛋

东方德才没好未来。

江水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