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发店

 

这片区域已经举目荒芜,一副拆迁的景象。还有一些临时性的房子为了持续营业,保障周围客户的生活性需求。客户基本上为建筑工人,需要按摩及其他服务。小店,小餐馆,仅有一台球桌的俱乐部和几家发廊。街道很脏,充斥着垃圾味和公共厕所的味道。

我们和一位发廊妇女进行了交谈,她提供按摩服务,主要在晚上。她来自安徽,在北京有几个年头。有丈夫,从事装修工作。她的理发店本来在街对面,店面蛮大,已经被拆毁。现在是临时性的店面,就几平米大,由有波纹的房屋屋顶板材和拆迁后的废弃可用的材料建成的。在拆迁以前,她的生意要比现在的好的多。

她从早晨八点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10点。工作之后,她返回到她附近的公寓。

当她谈到她的儿子的时候,她笑了。她儿子兴趣爱好很广泛。他爱画画和跳舞。目前他住在南方学习,信息工程专业。

之后,她的笑容消失了,看起来很悲伤的样子。“她再也没有叫过我妈妈”。

 

 

 

 

北京,范强

 

范强是一个理发师,每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11点工作14个小时。但如果想休息几天,可以请假。

范强最先跟一个“老手”学习剪发。后来他去了一个教理发的学校,成为专业理发师。店里生意挺好。一天大约要剪10个人的头发。理发店位于一个院子里,大多数住的都是年轻家庭。范强的客人多是30岁到40岁之间,或者很小的孩子。很少有客人要求剪一个时髦的头型。基本工资根据工作经验、技术水平和季节而定,佣金则是依据剪头数量来定。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