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王龙生和李红燕夫妇

 

王龙生和李红燕夫妇来自西安,二人现都是北京丽都地区的清洁工。

 

他们全年不休息,每天从早上六点工作到晚上五点。俩人一月总共能挣3,000块钱。单位给他们分的房子很宽敞,还带一个敞亮的院子供他们储藏收集的废品。由于房子是单位分的,所以他们生活开销不大,每人每月三百就足够了,月末还能存下些钱。

 

王龙生夫妇看上去感情很好。我们很好奇他们是怎么相处的。王龙生告诉我们,他们已经结婚19年了,基本没吵过架。每次遇到矛盾总是彼此退让,相互理解。

 

王先生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家里做客。他们的家在一条安静的胡同里,院子很宽敞,冬天还有暖气。周围环境很好,有一条护城河流过房前,河边还有一个公园。

 

和大多数平房一样,王龙生夫妇的院子里没有卫生间和浴室。王先生说,他们通常去公共浴室(10块/人),花二十块钱可以在私人包间(两人一间,男女有别)里洗澡。

 

现在,18岁的儿子也和他们一起住在这里。儿子已经不上学了,高中毕业后来京干些零工。目前待业在家,平时上上网,玩玩游戏,偶尔做俯卧撑来锻炼身体。

 

这位年轻人自己动手把头发染成了橘色。据他表示,这在年轻人之间很流行。

 

他还告诉我们,在老家,一个班有六七十个人。除了学习拔尖的学生选择继续上大学外,那些成绩不好的孩子,就像他一样来大城市打工。

 

 

我们在王龙生家里见到了他的母亲和丈母娘。她们来北京旅游,而他们的丈夫则留在家中照看玉米地。

 

王龙生说,他们都很喜欢北京的生活。对于家乡,他们最想念的是羊肉泡馍。

 

 

 

北京,金林洗浴中心

 

金俊在来广营一带的一家小卖部工作,司家贵在旁边的洗浴中心工作。这两个地方和旁边的高尔夫球用品店的老板都是一个人。

 

金林洗浴中心开了有九年左右了。他们生意大不如以前了,因为这几年有很多居民楼都被拆了,这附近来洗浴的顾客没剩多少了。不久他们可能也得搬到别的地方去。

 

 

金俊在这片地方住了十几年了。他说他也不知道如果这边的洗浴中心和小卖部拆迁了他会搬去哪里。

 

 

这里白天一般没有顾客。晚上他们平均每天接待二三十位顾客。在这里洗一次澡是十块钱。

 

 

洗浴中心分为男部和女部。男部的正中央是一个很大的浴池。澡堂里面还有淋浴、一只供人泡澡用的木桶、两个搓澡台和一间桑拿室。女部则没有浴池和木桶。洗浴中心里面没有洗手间,来洗澡的人如果想上厕所得去外面的公共洗手间。

 

 

 

司家贵来自安徽,来北京四年了。他说,以前这里生意好的时候,有时一天能有百十来个顾客。

 

洗浴中心里面以前还有足疗和按摩的服务,不过现在都没有了。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