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律诉讼

 

我们从西单附近的一条小胡同穿出,看到一片正在施工的小区。听那里的居民说,这里过去都是胡同,后来胡同拆迁,原先的居民很多都搬出了五环,而新建的这个小区是给换届下来的领导住的。

 

 

黄艮华拦下我们,并询问我们是否是记者。在得知我们不是记者后,他仍然希望我们能把他的故事登在博客上。我们提醒说,这个故事可能会给他惹上麻烦,但他仍然坚持要把故事登在网上。

 

 

2005年的时候,黄艮华在河北竹露县担任工头,后来工地欠薪,他作为工头,自己把其他人的工资付了,但工地老板至今欠他5000余元。

 

 

据黄艮华表示,他先是依法将工地告上法院,但法院却下判决书再开庭。判决结果是,工地只需要付给黄艮华一千余元。这让他心里很不平衡,他坚信工地老板私下贿赂法院。于是,他又去河北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上诉结果竟是维持原判,并要求黄艮华向老板道歉。当他再想上诉的时候,法院决定终止上诉。

 

 

直到现在,黄艮华连最初判决的一千余元也没有得到。

 

 

渐渐地,黄艮华开始怀疑法院的公正性。他声称老板一定是请法院的人吃饭并且贿赂他们了。于是他又来到北京,希望起诉河北地方法院,以求公正。

 

 

采访时,黄艮华不断向我们表示他希望得到媒体的帮助,并且强调自己有保留着事件相关的证据。

 

 

最后,他和其他两个朋友给我们看了身上的伤痕。黄艮华说,前几天他们还因为上诉的事情被人打了。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