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行走在七家湾地区

Nanjing, Qijiawan

 

 

七家湾,南京,2013年3月.

我们来到了南京的七家湾地区( 这片区域将会迎来大规模的拆迁重建). 七家湾位于白下区, 一个南京当地人告诉了我们七家湾名字的由来,相传,明太祖元宵夜微服出访,行至此地,见有一画,画的是一不缠足妇女,怀抱西瓜,意讽刺大脚马皇后和大头太子,明太祖大怒令屠,仅余没有张灯结彩的人家七户。

 

 

Nanjing, Qijiawan

 

 

七家湾故名,真正的历史是,明朝永乐十一年,张班奉圣旨到宁夏镇压当地叛乱,战胜后,他将回民等贵族带回南京,安置在现在水西门一带。“七家湾”中所提到的七家是指当时七大姓:陶、马、丁、姚、哈、莫、白。七家湾是南京回民最早聚集地,这些穆斯林和他们的后代们对南京的文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在饮食领域就表现得非常明显,锅贴、盐水鸭都是从七家湾发源的。

 

我们走到了打钉巷,“打钉巷”的名字由来于明朝时当地一个制作钉子的工匠。在明朝和清朝时期,这里是著名商业区,直到民国时期依然十分繁华,现在的打钉巷已经衰落了。现在的打钉巷是在一个现代化小区和一片平房区之间,小区的外墙上有很多涂鸦。

 

 

Nanjing, Qijiawan

 

 

打钉巷的家禽店由一对中年夫妇经营。当安东想要给他们的鸭子拍照片的时候,他们表示拒绝,他们害怕照片被城管看见带来麻烦。他们的鸡22元/只,鸭17元/只,鸽子25元/只。他们说,在这里做家禽生意和打工收入差不多,纯收入大约2000元。但是,我们后来遇到的受访者马先生认为,这些“来自农村的做生意的”在说谎,他们每斤肉可以赚4块,月收入不只那么多。

 

 

在家禽店的斜对面有几个水果贩子。在这些水果贩子中有一家来自安徽淮北的,中间一个卖甘蔗的男人已经在南京生活了20年了。他卖甘蔗同时还卖甘蔗榨出来的汁,“这个是用来榨糖的”, 卖甘蔗的男人说。当得知我来自荷兰时,他说,“荷兰有钱,不像中国没钱”。“中国现在也有钱”,我说。“中国有钱的人有钱,我们没钱,”卖甘蔗的男人说。他又指着背后的“豪宅”说,“这里住的是有钱人,这房子1000万一套。”“很大吗?”“当然,非常大,而且每平米要5万块。”

 

 

Nanjing, Qijiawan

 

 

穿过打钉巷,我们到了另外一条名叫“甘雨”的巷子,这条巷子原来叫干鱼巷,因为这条巷子靠近秦淮河,有很多制作干鱼的而得名。走到巷子的深处,我们在一个有两间房间的平房中遇到了马德明先生。

 

马德明先生今年65岁,原先在城北制造发电机叶轮的工厂上班。他1998年下岗后和妻子离婚,10年前母亲去世后就一个人居住在这里,靠每月2000元的退休金生活。他所居住的房子有50多年历史,看起来很旧很破。马德明先生对自己的房子十分不满并且抱怨道:“政府根本不关心我们的利益,他们只知道在农村盖房子卖地挣钱,谁还关心我们呀。”

 

 

Nanjing, Qijiawan

 

 

马先生邀请我们参观他的家,在这间房子中,有很多伊斯兰元素。 “我们家几代前是外国人哦!”他还翻出了自家家谱,上面介绍马家最早是阿拉伯人,他们的祖先在755年作为平定安史之乱的援军来到中国。他介绍说,他家祖上几代都是阿訇,并拿出了南京伊斯兰会的画册,介绍上面哪些要员是他的亲戚:他的爸爸是阿訇,他的表哥是伊斯兰会会长,许多阿訇都是他家近亲。

 

 

Nanjing, Qijiawan

 

 

当问到礼拜的问题,马先生说,他不太做礼拜,有时候礼拜,但他母亲坚持每周都做礼拜。 “我是回民,不吃大肉,但这边好多回民吃肉,这边的清真寺不严格,不像西北那边,一响钟都去清真寺。”旁边一位邻居想要插话,“你又不是回民,插什么话,”马先生说,邻居反驳,二人吵了起来。

 

最后,马先生又翻出南京伊斯兰会的画册中一些老建筑的照片,主要是南京最大的三山街清真寺(净觉寺)。他说,以前清真寺照壁是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徽,现在共产党把门头改了。

 

 

Nanjing, Qijiawan

 

 

鼎新路边的废品收购站,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双胞胎儿子,还有两个帮忙的亲戚在这里经营。他们一度拒绝被拍照,以免被城管处罚,后来他们才接受。他们以0.35元/斤的价格收购废纸,以0.4元/斤卖到安徽马鞍山的再生纸工厂。他们的收入在6000/月左右。“现在物价这么高,如果一个月挣不到五、六千,谁会干这一行呢?”

 

 

Nanjing, Qijiawan

 

 

 

南京,羊肉贩子

 

深秋季节,在一个居民区里,我们发现一群人团团围住了几只被屠宰的羊。它们被倒挂起来,脖子和尾部尚流着鲜血。

 

卖羊肉的男人正向人们大声称赞羊肉的品质。据他说,这些羊是在冷藏条件下从内蒙古运来的,新鲜得很。

 

带皮的羊肉是22元一斤,而不带皮则是21元一斤。很多围观者都不相信肉是新鲜的,因为价格实在太便宜了。

 

今年,这个羊肉贩子共进了50吨的内蒙古羊肉。他估计在春节之前他可以把货出清。

 

他来自安徽,但是南京口音浓重。他解释说早在十年前他就搬来南京定居了。羊肉生意是几年前才经营起来的。

 

 

 

 

南京, 油画赠友人

 

在长江附近的宝塔桥东街上,一个男人手中拿着一幅很大的、裱着精致画框的油画。油画长约1.2米,宽约1米。这幅画是他的一个女性朋友的画像,今天恰是她的生日。

 

他花了近三千块请了天津美院的高材生创作了这幅作品。他告诉我们,能请到他着实不易,因为他现在有自己的工作室,在业界也是小有名气了。

 

他主动提议:“这画中的女孩马上便赶来了,比如给我俩拍张合照?”

 

他随后指向路的对面,一个女孩正从那儿走来。“她看起来年轻很多,先生您确实指她?”我们颇为惊讶。他没有回答我们,而是立刻很兴奋地朝那个女孩喊道:“听到没?人家夸你好看那!”

 

当我们问他是否经常送朋友如此昂贵的礼物时,他开怀一笑,说道:“我可没很多这样要好的异性朋友。”

 

 

北京,新来的民工

 

我们遇到了一些刚来北京的民工。他们有十多个人,都来自四川,正在等车接他们去宿舍区。据他们说,老家大概有三千人左右,但是现在将近一半的人都去大城市打工了。


我们采访了一位女民工。她说像她这样的女民工现在越来越多了,因为“留在农村实在没有出路”。

 

 

她的孩子今年16岁,在老家读高中,学文科。现在孩子长大了,不再需要太多的照顾,她也就可以放心地让父母照看孩子,自己出来打工。毕竟在外打工挣得更多,她也可以多给孩子攒些学费。

 

摄影师问他们有没有带家人的照片,他们都很实在地表示家人都在老家,没有带任何用不上的东西。行李都是些日常用品,包括衣服、被褥和一些洗漱用品等等。

 

 

 

北京,狗肉

 

 

我们在东崔家村(北京郊区)遇见了一个吃狗肉的人。此人来自广西。 听他说,这条狗是从河北农村花五百多块钱买来的。狗的主人不想养了,就把狗卖给了他。

 

这个人将剁下来的狗肉(包括狗的内脏)放进一个锅里,准备煮来吃。 期间,他一直问我们要不要买狗肉,20块钱一斤。

 

这天和我们同行的还有博客写手兼摄影师Sue Anne Tay。她是新加坡人,现居上海。对此,她也更新了博文,请见《A dog’s life》: http://shanghaistreetstories.com/?p=3554

 

下列照片可能引起不适,因此以略缩图的形式呈现给大家。若感兴趣可点击图片观看大图。

 

 

 

 

 

 

 

保加利亚大使馆旁,街边赌博

 

街边赌博和围观者对话的录音文件: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在丝绸市场和保加利亚大使馆中间,有一群人正在街上围观4个人男人赌博。赌博是违法行为但却很常见,所以一些人一直在旁围观,而另一些则参与其中。想要拍摄到这样的情景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人们是不会允许的。我在看他们打牌的同时也录了音。每一局至少有1万元人民币的赌资。

录音中出现的方言首先是四川话,然后是安徽话。能够听清楚的部分如下:

“今晚……”

“……看球。”

“那可不好说。”

“好。”

“抽了吗?”“抽不着。”

“好。”

“斗牛啊。”(斗牛:赌博的一种玩法)

“好好好。”

“怎么玩啊?”

“我晚上再给他打电话。”

“快点,快点。怎么那么慢。”

“跟他干!”

“好!”

“到了Sanbin,到了Sanbin。”

 

 

 

北京,蔬菜价格

 

在马连道一个市场卖西红柿的女人,北京。

 

在之前的蔬菜紧缺之后,近期中国又面临了蔬菜的供大于求,价格急剧下降,以致农民生活质量严重下降。据说这次意外的价格跳水是导致一些农民跳楼自杀的直接原因。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措施来防止农民收到更大的损失。

 

北京,墙上的字迹

 

这张照片拍摄于北京团结湖公园内。墙上可辨认的文字如下:

 

刘国栋

刘海涛

爱你我的女人

韩雯

对不起

关于爱情,我他妈明明努力过。——小呆

韩雯我爱你一辈子。

詹天浩团三初三6

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本人找爷们儿。

青春就是勃起的生殖物。

阿快

找骚妞。

找女朋友。

我爱傻妞。

狗蛋

东方德才没好未来。

江水

 

 

 

 

 

小鸡和小鸭

 

北京某地的一条街上,有小鸡小鸭出售。中国类似这种地方,用中文叫做“城乡结合部”。字面意思是,城市与乡村结合的部分。在这些地方,会觉得身处某个乡下的小村庄,但通常周围又环绕着新修的高耸的现代建筑。在城乡结合部,可以看到很多街边小贩、农民工,还有高尔夫球场、架满钢筋临时搭建的建筑物以供商用和民用。

小鸡一元一只,小鸭五元两只。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