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钱学健先生

 

钱先生现在的工作是负责司麦尔文化会所的餐饮业务。这家会所是北京司麦澳娱乐公司的南京分部。自1992年成立依赖,北京司麦澳已经在中国娱乐界颇有名气。它连续举办了多届国际龙虾节,各种主题嘉年华,以及多场明星云集的大型文艺演出。

 

 

这家文化会所不仅配合总公司,进行文娱活动的组织,过去也为来南京的演艺界人士提供专门的餐饮休闲服务。然而,为了商业利润考虑,这家会所近几年来也开始为普通消费者提供服务,人均消费在40-100元左右。

 

 

钱先生让我们猜他的年纪。“我让很多人猜过我的年纪,他们都以为我才四十多。呵呵,其实我已经59了,明年就退休了。”他微笑地说道,颇为得意。

 

 

钱先生先后从事过三种截然不同的工作,且在各个领域都有所建树,可谓见多识广。18岁那年他参了军,成为了一名军人。此后,他从军整整21年,军衔也升到了中校。据他说,要为中国政府和党服务,就必须接受职位的频繁调遣,以防干部长期留岗从而滋生腐败。

 

他并不喜欢军人工作的频繁调动,所以在四十多岁的时候他离开了军营,开始了他的远洋运输经历。他在货轮上的主要职责是监督海员的违纪行为,例如对外泄露国家机密。那一艘艘载满矿石的货轮载他去到各个国家的海岸,例如澳大利亚,韩国,俄罗斯,台湾,等等。他向我们说他最爱这份工作,因为它帮助他实现了很多人一生都未必能够实现的梦想:环游世界。

 

 

十年之后,他在司麦尔开始了他的餐饮服务经理生涯,帮助他的亲戚打点业务。明年,在他退休后,他希望能够再一次环游世界。由于估计退休后的工资会很高,大概在40006000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做他最感兴趣的事情。

 

 

采访结束时,他兴致盎然地向我们展示他用单反拍的孙女的照片,和我们交换博客和QQ帐号,还要邮件给我们他这些年来和中国大小名人的合照。他的QQ用户名叫雾海船夫,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相信我们可以从中读出他对于生活的热爱。

 


北京,收废品

 

程先生一家三口就在六街坊收废品。  在中国,几乎每个小区都有像程先生一样收废品的人。他们以较低的价格从住户手中分类回收废品,如纸类废物和塑料瓶等等,然后再以稍高的价钱把这些废品卖给回收站。据程先生说,在回收站,纸类废品一公斤八毛钱,而他给住户的价钱是七毛钱一公斤,每公斤净赚一毛。程先生说,他每天能卖一卡车的废品,这样一来,一个月至少能挣八千块钱。

 

程先生在北京已经收了十年废品,他对这份工作非常满意。因为是给自己干活,所以工作多久都是自己说了算。他表示,干这行挣得比上班都多,也许哪天他就能带着家人去欧洲旅游了。

 

程先生和老婆以及八个月大的闺女一同住在回收点旁边的小平房里。他的父母现在也在北京,住在建国门。尽管如此,每年清明节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回河南老家扫墓。

 

程先生认为中国的政策很好,不然的话他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住在北京,还有份这么好的工作。他告诉我们,北京的大多是外来人口,多亏了这么好的政策,他们才能这么自由,去哪都放便。

 

 

 

北京,Mega Mega Vintage

 

刘可是鼓楼东大街Mega Mega Vintage(下文简称为M&M)的老板。他过去曾是Linga乐队的成员。玩乐队时,通过音乐、书籍、电影等渠道,刘可接触了很多与古着文化相关的信息,从此对这种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起初,他与朋友一同开了北京第一家古着店。后来,由于二人对店的经营方向产生了分歧,刘可就创建了M&M,独立经营至今。他告诉我们,像这样的古着店,北京一共有六家。其中有四家都在鼓楼东大街上。M&M算是北京的第二家古着店。刘可表示,他开这家店仅仅是因为喜欢这种文化,至于盈利多少,他并不关心。

 

M&M主要经营来自美国、法国以及日本的古着产品。尽管中国也有“老国货”,刘可却并不感兴趣。因为无论是“老国货”的材质还是设计,都没有吸引他的地方。相反的,国外的古着总是包含着一种精神。例如二十年代

到四十年代的工装设计,就包含了对工人的尊敬——纪念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整个世界。

 

刘可告诉我们,这里的顾客都对复古文化感兴趣。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从事与艺术相关的职业,如广告、表演、媒体等,而且基本都留过学,因此理解这种文化。但是中国本身没有二手服装店,大部分中国人也并不喜欢二手衣物,因此很多人很难理解这些商品的价值所在。

 

刘可有一个美国朋友在香港开古着店,开店最初给了他很多关于如何经营M&M的建议。现在刘可也会经常拜访世界各地的古着店,收货的同时与他们交流自己的经营想法。

 

 

他发现,80年代之后的商品有很多产自中国,做工并不是很好。因此,除非一件衣服有很棒的设计,否则他一般不收中国制造的衣物。刘可平常喜欢旅行,同时收集各地的古着商品。此外,他也有朋友在美国帮忙进货。物流方面他们一般用机场旁边比较好的物流公司,运费很贵,但一般三四天就能收到寄件。.

 

刘可对每件衣服背后的故事都很感兴趣。他经常能在收来的衣服兜里找到洗衣店的标签、超市小票或是硬币、纸币等——这些线索都暗示着每件衣服过去的经历,给人无限遐想。

他最喜欢的古着主题是“牛仔”,最喜欢的古着品牌是SCHOTT。

 

 

店里有一个印第安手工包,是刘可最喜欢的收藏之一。他告诉我们,背包正面的图案是双方交战的布阵图;顶部的三幅人像是阿帕切族的三位名人,其中一位就是奥格拉部落的首领——红云。据刘可表示,这个手工包的制作时间长达三个月。

 

他的另一件珍藏是一件野马皮美国空军夹克。这件皮衣是他在日本淘的。刘可告诉我们,这件夹克有特殊的含义,只有击落五架以上敌机的士兵才有资格穿。

 

 

 

 

 

 

 

 

 

(English) Beijing, Buying and selling 2nd hand wine

” 高价收酒 ”

” 收购各种陈年老酒 ”

 

图为一位买卖老酒的商贩. 其实, 这里的“酒”指的是白酒——一种蒸馏酒精饮品。大部分白酒都是由高粱酿制而成的。其中,二锅头和茅台最为有名。

 

 

茅台酒通常被当作赠送亲朋好友的礼物。因为这种酒的价格不菲,一般为750元一瓶。

 

 

正因为价格实在不菲,一些不饮酒的人们就把收到的酒转卖给这样的商贩——从商业角度来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

 

 

 

北京,北京军区总医院旁边的旅馆

 

 

在北京,一家医院附近常常有一些便宜的旅馆。北京医院的病人来自中国各地,一般病人需要等上几天才能有一个床位是很常见的事情。这些旅馆的存在,方便了那些来医院探望家人或需要频繁陪同家人到医院看病的人。

 

在东四十条一带的仓南胡同有一家这样的旅馆,它旁边就是北京军区总医院。旅馆的入口就在医院对面的街边,房间则是地下室。

 

据在旅店工作的人说,大部分来住旅馆的人是医院病人的家属,需要去医院陪床的。他们来自全中国各地。这些人大部分都不富裕,一些人是农民。这家旅馆总是客满。这里的平均价格大约是每个人40到50元/床/晚。

 

 

 

北京,金林洗浴中心

 

金俊在来广营一带的一家小卖部工作,司家贵在旁边的洗浴中心工作。这两个地方和旁边的高尔夫球用品店的老板都是一个人。

 

金林洗浴中心开了有九年左右了。他们生意大不如以前了,因为这几年有很多居民楼都被拆了,这附近来洗浴的顾客没剩多少了。不久他们可能也得搬到别的地方去。

 

 

金俊在这片地方住了十几年了。他说他也不知道如果这边的洗浴中心和小卖部拆迁了他会搬去哪里。

 

 

这里白天一般没有顾客。晚上他们平均每天接待二三十位顾客。在这里洗一次澡是十块钱。

 

 

洗浴中心分为男部和女部。男部的正中央是一个很大的浴池。澡堂里面还有淋浴、一只供人泡澡用的木桶、两个搓澡台和一间桑拿室。女部则没有浴池和木桶。洗浴中心里面没有洗手间,来洗澡的人如果想上厕所得去外面的公共洗手间。

 

 

 

司家贵来自安徽,来北京四年了。他说,以前这里生意好的时候,有时一天能有百十来个顾客。

 

洗浴中心里面以前还有足疗和按摩的服务,不过现在都没有了。

 

 

 

 

北京,婚礼主持人培训

声音训练之诗歌朗诵音频文件: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晨风是幸福摇篮公司的教员。她教学生如何成为婚礼主持人和婚礼策划人。

她毕业于2000年。在她的大学期间,她是个出色的歌手,并兼职主持人。毕业后,她曾作为婚礼主持人,四年前却成了一名培训婚礼主持人的教师。

 

她所在的公司除了培训以外,在婚礼上全面开展业务。人物,为拍摄,包括化妆,婚礼摄影师和布置婚礼现场的员工;提供所有必要的婚礼;鲜花,它们能拼凑出任何客户喜欢的形状,比如有一客户喜欢大象,所以他们为她做了一只花象。

现在在中国,婚礼风格基本为中西方结合的方式与中国传统的方式。但是不超过10%的客户会想要有一个真正的中国传统的婚礼,甚至成本要远低于中西式混合的婚礼。

 

通常他们会应客户的要求制定方案,但婚礼策划人还是会将流行的婚礼方式赋予给客户,客户根据他们的预算选择一个合适的方案。到目前为止,他们最大的客户在婚礼上花费的成本10万元人民币,平均大约是1万到2万 元之间。作为一个婚礼策划人,他们有基本工资和从婚礼项目的提成。一般项目持续半年或者一年,他们会同时工作多个项目。

 

晨风也作为婚礼主持人的老师,所以她也从这工作当中赚钱。培训一般持续半个月,每一天都有安排课程,从早晨到傍晚。80%她的学生来自其他省来进一步学习,因为婚礼的风格在北京更时尚,他们将最新的风格和最时尚的元素带到地放去。有些学生并不是要成为婚礼主持人,但对于另一个工作领域,需要这样的知识和素质,例如一位做直销的学员,他想提高销售技巧。他需要学习如何让他的声音更好,发音标准,如何去讲述故事,或者发通知,如何正确使用身体语言等。

为了不断的与时俱进,晨风不仅发展现有的,也做了许多阅读和国学的学习。因为她作为一名教师,她需要有新的知识与她的学生们分享。同时,和学生的互动也让她有更深的发展。

 

 

 

 

 

 

 

 

北京,食用油

 

 

申明:此博文中的照片是关于地沟油处理点,这个处理点和博文中所描述的实践没有必要的联系。

 

所谓“地沟油”或“泔水油”是一年前在中国,重复使用的食用油和食品安全是一个热门话题。在烹饪油可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狭义的地沟油,即将下水道中的油腻漂浮物或者将宾馆、酒楼的剩饭、剩菜(通称泔水)经过简单加工、提炼出的油;二是劣质猪肉、猪内脏、猪皮加工以及提炼后产出的油;三是用于油炸食品的油使用次数超过一定次数后,再被重复使用或往其中添加一些新油后重新使用的油。

 

近几年,各种各样的质量不过关和含有各种杂质的食用油的丑闻都是头版头条新闻。此外,频繁使用重复使用的食用油据说会引起癌症。2010年7月,政府发布文件,决定组织开展地沟油等城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工作。

 

食用油在家庭使用外,典型的循环使用油是从饭店开始。高端饭店对食用油不会使用那么长。而食用油有这么一个市场:搜集泔水油然后加工,然后销售给低端的饭店。同样也有在工厂和学校食堂使用这种油。

 

一旦食用油是认为不适合人类食用的,它可以用来生产牲畜的饲料。其他还可以生产为矿山选矿捕收剂和化工产品。

 

泔水油的收集和返回到食物的链条
在多数城市,人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一幕:一位农夫模样的人骑着一辆满载泔水的小货车,在街头慢慢前行,一路淋漓不尽的泔水和一股股不断散发出的馊臭味。整一车都装满了是来自餐馆的废弃水箱中的混合流质物和残留的食物。,除了油脂,各种各样的其他成分如洗涤剂和食物依然存在。

每到晚饭时间,大部分的餐馆饭店门前就会停着这样的泔水车。这些泔水会被运到郊区某处民居,进行油脂提取加工。他们提炼出来的油会有人专门来收购,进行加工处理后再转手卖出去。据说,仅在北京地区,像这种“炼油”的农户有上千家。

在城市的许多地方都存在着这样的提取油脂然后加工为食用油进行销售的加工点。有些做此生意的已经有几代人的念头。据一位民居泔水油加工老板说,过去10年,销售量一直非常好。一般每三天就能产一桶油。销售价在5000元每吨,每吨的净利润大概在1000元左右。

一些生产商还会在从泔水油初加工的油中勾兑入大约1/3的色拉油和1/3的棕榈油。然后按照成品油来卖。

目前我国每年返回餐桌的地沟油有200万~300万吨。而中国人1年的动、植物油消费总量大约是2250万吨——也就是说,按照比例,你吃10顿饭,可能有1顿碰上的就是地沟油。

 

 

 

 

 

北京,杨波的DJ工作室

 

 

杨先生有这个工作室超过三年,在有这工作室之前,他一直作为一个DJ师,CD数字及Pl混音师。而现在他的工作室中有着广泛的业务,包括Dj设备销售;提供派对的设备,Dj培训和音频编辑和混音。他有很多学生,在16岁到28岁之间。许多学生来学习是为了往后的职业,而一些学生只是为了好玩.

他们的网站http://blog.sina.com.cn/acdcdj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