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斯的建筑有限公司(BHAD)

 

北京奥思得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位于建外SOHO16号楼的29层。该公司由三个合伙人共同经营,我们有幸采访到其中的两位——杨承冈(以下简称为杨)和田兵(以下简称为田)。

杨:我早在高中就喜欢这行(指建筑)。因为我从小对美术和艺术造型感兴趣,四五岁就开始学画画。但是家里父母不想让我只是画画,因为七八十年代的时候,纯艺术在中国发展得并不像现在这么好,大部分人都不觉得搞艺术是个正经职业,所以我就走上了建筑这条路。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建筑设计的?

杨: 1994年,到现在有17年了。他(指田)比我更早,干这行超过20年了。

 

您的第一个建筑作品是什么?

杨: 我在大学的时候跟老师做过建筑项目,但是那不能代表我个人的设计想法,基本上就是跟着老师做。我的第一个作品是安贞桥北那边的安华大厦。不过在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比较幼稚的作品,相对来说,不能代表我个人思想的一个东西。

 

公司目前的业务偏向商业还是居住类建筑?

田:从公司角度看还是居住类更多一点。

田:在目前中国的市场环境下,要在建筑的艺术性和市场需求间找到一个平衡,不太容易。对于大部分项目,我个人觉得在专业性上发挥得还不太够,一般都是些商业设计,比较符合社会现实,从艺术角度上讲要差一点。

杨:应该说我们一直在努力找到这种平衡。因为这里每个人都有建筑方面的理想。但是建筑本身还受制于很多社会因素,比如政府机关、客户、时间等等。

 

在不考虑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您希望设计怎样的建筑?

田:应该说建筑毕竟还是物质的,所以没法完全脱离社会。如果要特别理想化的话,我希望建造人性化的建筑。但是每个人对于“人性化”的要求又是不一样的。

 

如果只考虑风格呢?

田:我觉得风格的发展趋势是一个具有历史性的循环,比如现在可能简单的设计多了,过了五年可能就变成复古了,复古风走了十年之后,像现在的别墅就流行什么托斯卡纳阿,早十年的时候可能流行欧陆的阿,可能再过几年就像日本做的那种前卫的阿……就跟穿衣服一样。所以我觉得这里面虽然也涉及“经典”的问题,但是也有大众心理的因素。

 

有些建筑师较关注外观,另一些则更偏重生态环境的设计。对此你们怎么看呢?

田:作为建筑师,我们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为人们生活带来一些积极影响。当然生态建筑也是其中之一,我们在这方面作了多种尝试,包括低碳和低能耗建筑等。此外,我们也期待有机会做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建筑。如你所见,现在中国有很多东西都是舶来品,都具有外国人的影子,其中的中国元素还不太明显。


 

请您为以下几个建筑评分(满分10分)。

 

 

(1) CCTV办公楼

田、杨:9分。

 

(2) 建外SOHO一期

田:5分吧。这是日本著名的建筑。

杨:在艺术形式上不成功,但是在运作上,作为一个产品来说,它是成功的。这就要上升到城市的高度上去考虑。一个建筑也许多年以后再看,并不算成功,但在当时那一个历史时期里是具有一定意义的。这就要和一个城市的发展放在一起,进行综合的考量。

田:中国现在的建筑还是更偏重外观的设计,这跟它的发展尚未成熟有关。但是一个完整的建筑绝不仅仅是外观这一方面。

 

(3) LG 大厦

田:5分。我觉得韩国这方面(建筑设计)还是要差一点。其他方面也是,比如他们的衣服……^—^

 

杨:在纯商业建筑中他们也不算做得好的。

 

(4) 凤凰北京办公楼

田:那个还没建完呢,我给7分吧。

杨:我觉得只有6分。首先我不觉得那里的环境适合这样一个作品,因为建筑是需要有环境的,要与周围的建筑或者环境相协调。而且我看过他们竞赛中的其他作品,那个作品要比这个好。

 

(5) 有道理, 鸟巢呢?

田、杨:9分。

 

(6) 故宫

田、杨:10分!

 

(7) 国贸三期

田:8分吧。

杨:差不多。

 

在你们公司设计的项目中,你们最满意的是哪些?

杨:我们还在一个发展的过程当中。

田:我获过几次一等奖,但从来没有哪个作品是我特别满意的。总也些专业和商业的因素在影响我们。

田:坦白来说,国外也有很多很一般的建筑。比如美国六十年代的时候,因为他们当时还处于一个大发展的状态。中国也是一样,建筑这行还有待成熟。

杨:但是我们一直在寻找更好的设计机会。接案子时,我们也会考虑这个案子将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发展。

 

嗯。因为您们公司似乎经营得很好。公司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呢?

杨:这个公司是1994年由建设部和香港合资成立的。我们三个人03年收购了这家公司。原先的老建筑师们退休之后,现在由我们三个一同经营。

 

我以前也同别人合伙开过公司,合伙人之间肯定有意见不同的时候,你们是如何协调的呢?

田:分歧是肯定会有的,这就得多从集体利益考虑,尽量求同存异。

杨:建筑是一个相对理想主义的职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就需要大家在一起磨合和探讨,从而寻找一种最合适的方案。

田:这点和西方人是很不一样的。西方人比较自主,更坚持己见一点;东方讲究中庸之道,自然就更中庸一些。这与文化背景也有关系。

 

 

你们私底下也是朋友么?

杨、田:那当然(是朋友)!

 

我看到你们公司规模不小,市场竞争这么强烈,你们是怎么留住员工的呢?

田:用钱。

 

只是钱么?

杨:当然不是。中国现在是个比较实际的国家,经济基础肯定是必须的,但是也要给他们一些发展的空间,以及工作中的挑战和快乐感。

 

资深一些的建筑师每月大概能挣多少钱?

田:高级设计师一年能挣20万人民币以上吧。每月一万五左右中国这几年人力成本上升很快,我们的设计费倒是没怎么长。

田:不同的设计师追求不一样。有的人就喜欢挣钱,有的人希望有更好的设计机会。比如我们公司,如果这个项目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就会把它当作一个商业案子来做,为了挣钱。但是如果一个项目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就会降低设计费用,以求更好的发展。策略是不一样的。

 

田:中国的建筑行业发展还不成熟,建筑师在中国的地位也没有国外那么高。这和中国的行政方面也是有关的。不光是这个行业。北京相对来说还算好点,中国其他省市情况更严重。

 

 

水立方

 

 

 

 

(2011年5月4号)北京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的一角。墙面映射出的是7星级的盘古酒店。在举办过2008年奥运会的游泳和跳水项目后,水立方为多项活动提供了场地,包括音乐演出。一番整修之后,在2010年8月水立方作为一个“亚热带”水上乐园重新开放(水温27°C左右,门票50元)。水立方是北京奥运会最著名的地标之一。插入的小图是2007年正在建设中的水立方,我们可以从这张图里看出让水立方如此出名的泡状结构的大小。


Switch to our mobil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