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行走在七家湾地区

Nanjing, Qijiawan

 

 

七家湾,南京,2013年3月.

我们来到了南京的七家湾地区( 这片区域将会迎来大规模的拆迁重建). 七家湾位于白下区, 一个南京当地人告诉了我们七家湾名字的由来,相传,明太祖元宵夜微服出访,行至此地,见有一画,画的是一不缠足妇女,怀抱西瓜,意讽刺大脚马皇后和大头太子,明太祖大怒令屠,仅余没有张灯结彩的人家七户。

 

 

Nanjing, Qijiawan

 

 

七家湾故名,真正的历史是,明朝永乐十一年,张班奉圣旨到宁夏镇压当地叛乱,战胜后,他将回民等贵族带回南京,安置在现在水西门一带。“七家湾”中所提到的七家是指当时七大姓:陶、马、丁、姚、哈、莫、白。七家湾是南京回民最早聚集地,这些穆斯林和他们的后代们对南京的文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在饮食领域就表现得非常明显,锅贴、盐水鸭都是从七家湾发源的。

 

我们走到了打钉巷,“打钉巷”的名字由来于明朝时当地一个制作钉子的工匠。在明朝和清朝时期,这里是著名商业区,直到民国时期依然十分繁华,现在的打钉巷已经衰落了。现在的打钉巷是在一个现代化小区和一片平房区之间,小区的外墙上有很多涂鸦。

 

 

Nanjing, Qijiawan

 

 

打钉巷的家禽店由一对中年夫妇经营。当安东想要给他们的鸭子拍照片的时候,他们表示拒绝,他们害怕照片被城管看见带来麻烦。他们的鸡22元/只,鸭17元/只,鸽子25元/只。他们说,在这里做家禽生意和打工收入差不多,纯收入大约2000元。但是,我们后来遇到的受访者马先生认为,这些“来自农村的做生意的”在说谎,他们每斤肉可以赚4块,月收入不只那么多。

 

 

在家禽店的斜对面有几个水果贩子。在这些水果贩子中有一家来自安徽淮北的,中间一个卖甘蔗的男人已经在南京生活了20年了。他卖甘蔗同时还卖甘蔗榨出来的汁,“这个是用来榨糖的”, 卖甘蔗的男人说。当得知我来自荷兰时,他说,“荷兰有钱,不像中国没钱”。“中国现在也有钱”,我说。“中国有钱的人有钱,我们没钱,”卖甘蔗的男人说。他又指着背后的“豪宅”说,“这里住的是有钱人,这房子1000万一套。”“很大吗?”“当然,非常大,而且每平米要5万块。”

 

 

Nanjing, Qijiawan

 

 

穿过打钉巷,我们到了另外一条名叫“甘雨”的巷子,这条巷子原来叫干鱼巷,因为这条巷子靠近秦淮河,有很多制作干鱼的而得名。走到巷子的深处,我们在一个有两间房间的平房中遇到了马德明先生。

 

马德明先生今年65岁,原先在城北制造发电机叶轮的工厂上班。他1998年下岗后和妻子离婚,10年前母亲去世后就一个人居住在这里,靠每月2000元的退休金生活。他所居住的房子有50多年历史,看起来很旧很破。马德明先生对自己的房子十分不满并且抱怨道:“政府根本不关心我们的利益,他们只知道在农村盖房子卖地挣钱,谁还关心我们呀。”

 

 

Nanjing, Qijiawan

 

 

马先生邀请我们参观他的家,在这间房子中,有很多伊斯兰元素。 “我们家几代前是外国人哦!”他还翻出了自家家谱,上面介绍马家最早是阿拉伯人,他们的祖先在755年作为平定安史之乱的援军来到中国。他介绍说,他家祖上几代都是阿訇,并拿出了南京伊斯兰会的画册,介绍上面哪些要员是他的亲戚:他的爸爸是阿訇,他的表哥是伊斯兰会会长,许多阿訇都是他家近亲。

 

 

Nanjing, Qijiawan

 

 

当问到礼拜的问题,马先生说,他不太做礼拜,有时候礼拜,但他母亲坚持每周都做礼拜。 “我是回民,不吃大肉,但这边好多回民吃肉,这边的清真寺不严格,不像西北那边,一响钟都去清真寺。”旁边一位邻居想要插话,“你又不是回民,插什么话,”马先生说,邻居反驳,二人吵了起来。

 

最后,马先生又翻出南京伊斯兰会的画册中一些老建筑的照片,主要是南京最大的三山街清真寺(净觉寺)。他说,以前清真寺照壁是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徽,现在共产党把门头改了。

 

 

Nanjing, Qijiawan

 

 

鼎新路边的废品收购站,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双胞胎儿子,还有两个帮忙的亲戚在这里经营。他们一度拒绝被拍照,以免被城管处罚,后来他们才接受。他们以0.35元/斤的价格收购废纸,以0.4元/斤卖到安徽马鞍山的再生纸工厂。他们的收入在6000/月左右。“现在物价这么高,如果一个月挣不到五、六千,谁会干这一行呢?”

 

 

Nanjing, Qijiaw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